主页 > 论文电子 >【影评心得】《翠丝》 >

【影评心得】《翠丝》

2020-05-22 | 浏览: 9845

在过去,传统的社会价值中存在许多窠臼的刻板印象,尤在华人世界里,家庭的和谐代表整个世代的幸福,传宗接代、婚姻状况时时刻刻备受大家子检视 ,对性别的狭隘认知更早已根深蒂固 ;  然而随着世代的更迭,资讯整合更为快速的同时也掀起人们对于观念求知的渴望,各方面的人权意识渐渐浮出檯面,难能可贵的是,人们能从做为艺术延伸的电影世界里,对多元社会面貌有更新的认知。我们时常能在电影中广见各类型的取材故事,以跨性别为主题的电影,相信众多人的第一印象是「丹麦女孩」,但《翠丝》作为华语电影中少数愿意挑战以跨性别作为主轴,将时代背景拓及香港高压的社会氛围,带着保守中产阶级对于家庭的窠臼与标籤,进而反思「跨性」之于普世的刻板认知。

电影以家庭作为出发点,叙述男主角佟大雄拥有看似幸福的美好家庭,某日接到昔日好友阿正逝世的噩耗,而电话的另端是阿正的合法伴侣,看着当年一张张的照片、追忆与当年好友的回忆往事时,却于某日巧遇当年与阿正的共同好友打铃哥,在各种因缘际会的安排下,大雄不得不正视自己内心长久以来的秘密---内心自觉是个女人,外在又被迫成为男人的他,活到现在真的幸福快乐吗?

在今年金马奖入围八项大奖的热门国片《谁先爱上他的》中,看见同志情感间如常人般的爱情故事,以轻喜剧的方式娓娓道出「爱并无分门别类、不分先后到来」,正不谋而合与《翠丝》隔空呼应,一同探讨关于「爱」的本质与立场转换 ; 佟大雄如同众多跨性者的缩影,带着对社会与家庭的期盼压抑,对外维护着家庭美好的幸福假象,仅能在夜深人静卸下身房,维持渺小自我的温存,日夜徘徊于性别跨越的界线,时而内敛、时而奔放,在友人循循善诱的规劝下终需面对真实的自我 ; 当面对妻子、孩子难以置信的眼光,过去避而不谈的他,却也不得不正视问题、试着沟通,纵使双方的内心都因真相伤痕累累,但人生说长不长、说短不短,如果还有时间,何尝不能真实的活着?

说不说出真相就在一念之间,或许看似自私,但时间如同催化剂,一次次的隐瞒,历经时间推移,等哪天真相不经意的爆开,成了最伤人的利刃 ; 但却也可能在选择坦白后,时间成为予以彼此疗伤、释怀的良药。传统社会制度与新兴观念抗衡常是漫长的渐进过程,贴标籤看似容易,撕下标籤却是难上加难,电影中可以看到不少对社会标籤的反讽,进以另一角度去拓展多元的可能与釐清,例如:异性恋也可能会得爱滋病、大雄的儿子女友是个帅性短髮的女孩、同性恋的性倾向与跨性别的性别自我认同是独立不相关的 ; 而惠英红所饰演的妈妈,更是集众多社会传统观念为一身的代表,面对丈夫如谜般的未知与疑惑,伴随一场场对手戏于眼神与对白间水落石出。家人作为人们与生俱来、最亲密的关係,唯有当自己愿意敞开心胸,才能开启与自我和家人之间沟通、了解的机会 ; 而改变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愿我们都保有那份由衷的勇气与真诚,去面对自我的难关与不甚了解的人事物。

整部电影虽偶有衔接桥段上的不顺,朋友的言言相劝流露几分说教意味,但透过主要几位主角的出色演技,依旧将整体发挥得淋漓尽致。《翠丝》在今年金马奖入围最佳男女配角等两项大奖,喜欢《丹麦女孩》的朋友,不妨来看看这部有着「港版《丹麦女孩》」之称的电影,虽没有欧式艺术气息浓厚的氛围,却多了分社会写实的挣扎与转折。

本文为传讯时代多媒体邀稿,文字版权为本人及传讯共同拥有,非经同意不得转载使用。

电影社会性别面对翠丝内心当年阿正家庭女孩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推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