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中国专家 >模拟自然策略、设计永续发展─系统仿生学 >

模拟自然策略、设计永续发展─系统仿生学

2020-07-18 | 浏览: 4429

「自觉地仿效自然界的天才是人类的生存策略,一条通往可持续性未来的路径。人类的世界越能如自然界般地运行,我们越能在地球这个家持续生活,而这个家不仅属于人类,也属于其他物种。」
-珍妮‧班亚斯(Janine Benyus)
 「师法自然」并非新鲜事,直至今日人类仍取经于自然,只是初衷、目的与方法各有千秋。历史记载鲁班以芒草结构发明锯子;文艺复兴时,达文西(Leonardo da Vinci)藉由观察与解剖、理解生物与其结构,进而创作飞行器。随着科学的进展,1950年代美国生物物理学家施米特(Otto Schmitt)提出仿生概念,以学习生物的结构或系统解决工程问题;1960年代,美国设计师巴巴纳克(Victor Papanek)所着的《为真实世界设计:人类生态与社会变迁》(Design For The Real World:Human Ecology And Social Change),提到设计师应肩负起对生态环境与社会需求的责任,运用一本永不过时的「大自然」手册。
 
1997年,美国自然科学作家班亚斯出版《人类的出路—探寻生物模拟的奥妙》(Biomimicry:Innovation Inspired by Nature),从自然资源管理的学术背景思考,藉由彙整受自然启发的相关科研、科技或社会创新案例进行归纳,将此领域命名为仿生学。随后,于全球倡议具整体观、系统性、可持续发展为目标的设计思维与创新应用,将提升效率、减少毒害与资源浪费的科技再推进一步,举凡从产品生命週期系统来检视的从摇篮到摇篮(cradle to cradle)、循环经济(circular economy)、再生设计(regenerative design)和蓝色经济(blue economy)等,国际间不乏蕴含向自然学习、追求可持续性目标的概念。

在班亚斯所着的一书中,以3个定义解释仿生学,分别是:

1.以自然为学习模範(nature as model):以研究自然的设计与过程,接续进行仿效或从中汲取灵感来解决人类的问题,例如藉座头鲸胸鳍形状所启发的风叶、受树叶行光合作用而启发的太阳能电池,或由河岸生态所启发的汙水处理等。

2.以自然为衡量标準(nature as measure):仿生设计使用「生态标準」来评量创新的适当性。生物历经38亿年的演化,哪些设计行的通、合宜也能长久。

3.以自然为师(nature as mentor):仿生是人类重新看待与衡量自然价值的新途径,藉此引导一个立基于学习自然、而非搾取自然的新世代。

此三定义涵盖科研与科技应用、因环境责任而发展的衡量标準及讨论人与大自然的关係,后续也构成仿生三要素:仿效(emulate)、价值理念(ethos)与重新连结自然(reconnect)的论述源头。因应仿生学陆续受到「如何用以进行科技或社会的创新」的询问,所以,系统性的仿生设计思考(biomimicry thinking)架构也逐步发展。......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推荐: